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木子月

Lixm Studio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苹果对决Android:发端于乔布斯的专利核战争  

2012-04-02 22:41:46|  分类: 手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国外媒体今天撰文称,由于Android在智能手机市场异军突起,而且采用了与苹果截然相反的开源模式,导致苹果心生杀念,一心想要通过专利诉讼铲除异己。但在一系列复杂的诉讼过程中,苹果却遭遇了重重障碍,甚至有可能引火烧身,丧失关键的知识产权。以下为文章全文:

 

 亦敌亦友

  露西·科赫(Lucy Koh)身着一袭黑色长袍,戴着一串白色珍珠项链,举止端庄大方,非常符合一位美国地区法院法官的身份。这位哈佛毕业生曾经担任美国联邦检察官,目前在加 州当法官。作为硅谷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,她曾负责科技专利诉讼。在去年6月的一次听证会上,出于真诚的态度,43岁的科赫忍不住打断了控辩双方律师的 激烈辩论。

  “上次你们说彼此之间有业务联系。我记不清具体数字了,是800万美元,还是80亿美元?”她问。

  “我认为应该超过70亿美元。”哈罗德·迈克尔黑尼(Harold McElhinny)回答道。这是他的客户苹果每年支付给三星的零部件采购费,后者在本案中被控侵犯苹果专利。苹果是三星的最大客户,在其2011年总额1090亿美元的收入中占比达7.6%。但这种依赖关系却是双向 的:倘若没有三星的零部件,苹果也无法继续生产利润丰厚的iPad和iPhone。然而,在科赫的法庭上,这两家公司却争得不可开交。

  “70亿美元,”科赫沉思道,“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和解?我能否给你们发一份ADR?”她问。她所说的ADR是“非诉纠纷解决方案” (alternative dispute resolution)的简称,这是一种私下调解方式。“我会给你们送几盒巧克力,”科赫说,“随便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如今,9个月过去了,“苹果诉三星案”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。非但没有和解,苹果甚至还于今年2月再次向圣何塞联邦法院起诉三星,指控这家韩国厂 商“奴隶般地抄袭”苹果。苹果将三星描述为一个不可救药的惯偷,并指出三星“不断向市场推出大量山寨产品,包括过去8个月推出的至少18款全新的侵权产 品”。

  行业缩影

  这场纠纷是科技行业现状的一个缩影:苹果严厉地警告一家强大的竞争对手,让他们不要忘记谁才是真正的老板。与此同时,苹果与三星之间的法律纠纷 也因为庞大的规模备受瞩目。为了赢得诉讼,对战双方都不惜投入巨资打击对方,以期赢得这场世纪对决的胜利。但对于他们之间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共生关系而言, 这无疑是一场考验。

  这场斗争也反映了苹果与多家移动设备制造商之间的广泛矛盾,并因此在10个国家引发了数十起官司。除了三星外,苹果的主要打击目标还包括摩托罗拉移 动和HTC。然而,正如硅谷观察人士所说,这些手机和平板电脑厂商只是替罪羊,苹果的真正对手是Android。这款操作系统由谷歌开发,并免费提供给各 大移动设备厂商使用。谷歌的这种“共荣”商业模式与苹果格格不入。在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·乔布斯(Steve Jobs)看来,此举会对他的公司产生巨大威胁。

  乔布斯2011年10月5日辞世,享年56岁。在人生旅程的最后18个月,他始终在奋力打压Android。他对自己的传记作家沃尔特·艾萨克 森(Walter Isaacson)说,针对硬件厂商发起的诉讼意在传递一个明确的信息:“谷歌,你剽窃了iPhone,彻底剽窃了我们的创意。你是个大盗。”乔布斯发誓 会“用尽最后一口气”和苹果现金储备中的“每一分钱”,来“纠正这个错误”。“我要摧毁Android,因为这是偷来的产品。我要发动一场热核战争。”他 说。

  尽管这只是一个比喻,但要发动核打击却不得不面临一个问题:对方也可能利用核武器报复苹果。事实上,事态的确在向着这个方向发展。苹果每发起一 场诉讼,对手都会反击,称苹果并不像乔布斯所鼓吹的那样拥有独特的创意。三星、摩托罗拉移动和其他企业都坚称,苹果最有价值的一些专利——例如 iPhone和iPad的简约设计——本身就是无效专利。

  由于在全球发动了法律大战,乔布斯给他的继任者留下了巨大的隐患。苹果或许成功迫使竞争对手取消了几项手机功能,甚至逼迫一两款产品彻底退出了 重要市场。但苹果的竞争对手却为数众多,前赴后继。三星的网站列出了超过134款手机,而苹果的专利大战仅涉及两款设备:iPhone和iPad。虽然有 些难以置信,但倘若竞争对手成功说服某个国家的法官或贸易监管部门,让他们相信苹果的专利是无效的,苹果的声誉就将遭受巨大损失。而对于股东而言,更重要 的在于,它的市场份额也可能会被侵蚀。

  来龙去脉

  在旁观者看来,这场移动设备专利大战简直就像是一场疯狂的混战,但并非毫无头绪:源头可以追溯至2010年初的加州库珀蒂诺。彼时iPhone 需求旺盛,而乔布斯也在同年1月发布了外形纤薄的iPad平板电脑。这两款产品都采用苹果自主开发的iOS操作系统,该系统可以运行各种软件,并在苹果设 备之间实现通讯。

  众所周知,乔布斯一直以来都不允许竞争对手使用苹果的操作系统,并且努力与苹果自家的硬件密切整合。相反,谷歌开发的Android系统则采用 开源模式,并向众多硬件厂商免费提供,因此被大量手机和平板电脑采用。虽然无法通过硬件创收,但谷歌却可以借助Android系统赚取网络广告收入。谷歌 最著名的网络搜索服务也采用了同样的战略。

  Android的崛起激怒了乔布斯。据艾萨克森的《乔布斯传》记载,他在苹果总部的一次会议上对公司员工说:“我们没有进军搜索业务,他们却进军了手机业务。别搞错了,他们想干掉iPhone。”

  乔布斯的愤怒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一些经历,彼时,他拒绝将苹果电脑使用的时尚操作系统Macintosh授权给其他厂商使用。他的宿敌比尔· 盖茨(Bill GAtes)却将微软的Windows系统(以及之前的DOS)授权给大量PC厂商。乔布斯蔑视Windows,认为那是一款二流产品。但得益于强大的吸 引力,微软还是在桌面操作系统市场击败了苹果。同样的一幕是否会在iOS和Android之间重演?

  尤其令乔布斯恼怒的是,Android手机提供了很多在他看来属于苹果原创的功能,包括设备的整体外观以及多点触控功能。2008年,乔布斯造 访谷歌总部,对该公司的两名联合创始人拉里·佩奇(Larry Page)和塞吉·布林(Sergey Brin)说,如果谷歌退让,苹果或许可以授权其使用iPhone主屏上的一些图标。但如果Android执意与iOS竞争,那就只能法庭上见了。(尽管 苹果仍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,iPad也仍然占据平板电脑市场的主导地位,但Android已经在手机操作系统领域超过苹果。据市场研究公司 Canalys测算,Android手机去年第四季度约占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51.6%,iPhone仅为23.4%。)

  但乔布斯诉诸法律的决定仍然面临一些障碍。从实际来看,由于谷歌并未销售手机,所以法官不会命令谷歌停售“山寨”手机。同样,谷歌也不可能因为其他公司生产并销售的手机而支付赔偿。从象征意义来看,打击谷歌可能招致消费者和硅谷精英对苹果的反感。

  选准目标

  于是,苹果2010年3月对Android的“代理人”发起攻击,指控中国台湾的HTC在Nexus One、Touch Pro和Droid Eris等产品中侵犯其10余项专利。“我们可以对竞争对手剽窃我们的专利坐视不理,”乔布斯当时说,“或者,也可以做点什么。”

  创立于1997年的HTC凭借2007年与谷歌建立的Android合作关系,从一家代工厂商发展为拥有自主品牌的大型智能手机企业。但它仍在 广告中强调了一句口号:Quietly Brilliant(低调卓越)。苹果选择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(以下简称“ITC”)起诉HTC,这是一家位于华盛顿的准司法机构,其案件审理速度快于 美国联邦法院,而且有权禁止侵权产品进口。“苹果似乎挑了一个软柿子。”知识产权学者、哈佛商学院教授维利·史(Willy Shih)说。起诉HTC其实是在向Android阵营的其他企业发出警告。

  但HTC比预想的更加顽强。该公司聘请了一流的法律顾问,包括加州律师事务所Quinn Emanuel Urquhart & Sullivan——该公司也曾经为谷歌代理官司,这并非巧合。HTC在法律文件中表示,该公司并无任何过错,苹果的诉讼目的是削弱竞争对手的实力。在开 庭前,苹果明显退缩了,撤消了一些诉讼。ITC的一名行政法官在初步裁决中裁定HTC仅侵犯了苹果两项专利,从而进一步缩小了该案的诉讼范围。2011年 12月,苹果再度受挫,ITC全体委员一致裁决,HTC仅侵犯苹果的一项专利。该专利使得智能手机能够自动识别短信和电子邮件中的电话号码,方便用户直接 拨打。

  该消息宣布后,HTC表示,已经设计了一项措施,绕过该技术,导致苹果禁售HTC手机的希望落空。得益于ITC的最终裁决和HTC的股票回购计划,该公司股价当天大涨7%,触及台湾股票交易所的涨停板。

  苹果也因为这个结果付出了代价:HTC和其他手机厂商开始向苹果发起专利诉讼。没等乔布斯动手,摩托罗拉移动就先发制人,于2010年10月向 苹果发起三起诉讼,并向ITC提交了一起投诉,指控苹果侵犯其专利。摩托罗拉移动的代理律师也来自Quinn Emanuel Urquhart & Sullivan。苹果也不甘示弱,向ITC投诉摩托罗拉移动的Droid、Droid 2和Droid X三款Android手机抄袭iPhone。由于程序问题,苹果的主张率先得到回应:ITC的行政法官今年1月裁决,苹果未能证明摩托罗拉移动侵权。3月 16日,ITC委员最终认定摩托罗拉移动胜诉。

  在这场以牙还牙的斗争中,专利战火从华盛顿烧到芝加哥,又烧到特拉华,随后还蔓延到英国、法国、德国、荷兰、意大利和澳大利亚。几乎每天都会出 现新的动议、听证会和上诉。德国曼海姆法院今年2月作出裁决,认定苹果侵犯摩托罗拉移动的信息推送技术专利。几天后,德国慕尼黑法院又裁决,苹果在与摩托 罗拉移动的“滑动解锁”专利纠纷中胜诉。但双方都已提起上诉,丝毫没有罢手的迹象。

  作为手机市场的先驱,摩托罗拉移动数十年来积累了大量基础专利,很多都已经成为数字设备的核心技术,这就使得摩托罗拉移动的知识产权拥有了巨大 的价值。因此,谷歌2011年8月宣布斥资125亿美元收购该公司的手机业务及其1.7万项专利。谷歌CEO佩奇表示,此举“将使我们更好地保护 Android免受微软、苹果和其他企业的反竞争威胁。”换句话说: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。今年2月,苹果向欧盟委员会投诉摩托罗拉移动,指控其使用所谓的 “标准要素专利”打压竞争对手——当然,摩托罗拉移动已经积极应诉。

  转攻三星

  2011年3月,乔布斯在iPad 2的发布会上将注意力转向了三星。他调侃了Galaxy Tab,在一张幻灯片中将2011年称作是“山寨年”(Year of the Copycats),并把三星列在首位。一个月后,苹果在加州圣何塞起诉三星。

  直到21世纪初,三星和其他韩国家族式财团还被普遍视为天生的模仿者:他们生产的电子产品、厨房家电和汽车都缺乏想象力。但三星却在不知不觉间 成长为全球收入最高的科技企业,并且成为了全球最大的存储芯片、微处理器和智能手机屏幕供应商。如今,它在韩国出口额中的占比几乎达到五分之一,在本土市 场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。2008年,三星董事长、韩国首富李健熙被控逃税并违反信托责任。虽然两项罪名都成立,但他仍然免于牢狱之灾,获得了总统特赦, 重新执掌公司帅印。

  与HTC不同,三星并未在2007年就急于投靠Android阵营,而是在几年后才推出了Galaxy系列Android手机。根据苹果提交的 法律文件,三星跳过了艰巨的初期研发阶段,直接模仿了“苹果的创新技术、与众不同的用户界面,以及优雅而独特的产品和包装设计。”苹果称,三星2010年 3月发布的Galaxy i9000手机抄袭了“苹果iPhone 3G所有独特而简约的设计元素:长方形外观、四个圆角、光滑平整的正面,以及透明玻璃下的大屏幕。”苹果发言人史蒂夫·多灵(Steve Dowling)说:“这种公然抄袭是不对的,当其他公司剽窃我们的创意时,我们要保护苹果的知识产权。”

  三星并不否认其智能手机的外观和功能在某些方面与苹果类似,但该公司却在法律文件中坚称,无论是微波炉还是最新、最酷的手机,相互竞争的产品经 常会彼此模仿。更何况,一个配有圆角的正方形算得上什么了不起的创新吗?三星认为,苹果是希望借助诉讼获得任何一个竞争者都不应有的待遇:“永远统治智能 手机和移动电脑市场。”三星发言人詹姆斯·钟(James Chung)补充道:“三星将继续捍卫我们的知识产权,以便服务于我们的用户,并确保我们在移动通讯行业的持续创新力和领导力。”

  事实上,早在iPhone面市前,就有多家亚洲厂商设计了类似的长方形智能手机。三星指出,在iPhone发布前1年,也就是2006年,其本 土竞争对手LG便发布了一款名为“巧克力”的圆角手机,该产品“几乎包含了苹果主张的所有设计元素”。2006年12月,在苹果发布iPhone图片前, 三星也在韩国提交了一项名为F700的长方形手机设计专利。虽然苹果自认为拥有这种设计的独家使用权,但三星认为,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设计是向着这一方 向“自然进化的”。倘若果真如此,苹果便会损失惨重,因为按照《专利法》的基本精神,如果一项创意在发明时对普通人而言是“显而易见的”,便会失去专利保 护。因此,苹果有可能因为打击三星而引火烧身。

  深层原因

  “专利诉讼是一把双刃剑。”哈佛商学院的维利·史说。如果有人怀疑这种说法,只要回顾一下历史上最著名的专利纠纷便可了解个中缘由。2009 年,强生旗下的Centocor部门在一起官司中胜诉,被告雅培被判赔偿16.7亿美元。但是强生却得意忘形。去年,一家上诉法院做出裁决,认定强生在关 节炎药物中使用的人源抗体专利无效。上诉法院甚至认为,强生的这项专利最多不过是“一份资产愿望清单”。这也为雅培的竞争性药品修美乐(Humira)提 供了关键的法律保护。

  维利·史曾经长期在IBM、DEC、SGI和柯达担任高管,他本人也曾亲身经历过专利大战的创伤。自从5年前进入哈佛商学院以来,他已经将满是书香的大学办公室变成了一个小型的数字产品博物馆。他的书架和 展示柜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电脑主板、复杂的电话芯片组(有真品,也有中国的仿品)、过时的口袋相机,以及一个与整体环境格格不入的F-18战斗机引擎模 型。

  “多数现代技术都存在于我所说的创新金字塔顶端。”他说。智能手机由很多零部件构成,每个零部件都采用了很多早期专利,因此可能会引发数不尽的诉讼。“从金字塔顶端向下看,很难看到每一块砖……这便是诉讼的来源。”

  自十七世纪早期以来,英美法系一直都认定发明人只能暂时拥有专利独家权益。通过现代美国专利系统披露专利的人,通常可以获得20年的独家使用 权。从理论上讲,公开披露专利相当于告知那些想要使用专利的人,应该为此支付专利费。这种理论也的确经常被应用于实践——电脑技术行业尤其如此——但并非 一帆风顺。

  首先,授权谈判有时会破裂。苹果在起诉书中称,该公司曾在2010年与三星就授权费展开接触,但最终未能达成一致。三星律师也向法院证实了这一点,但并未披露细节。

  维利·史认为,移动设备的专利大战或许已经不可避免。众多财大气粗的企业从四面八方进军这一领域:苹果和微软来自电脑行业,谷歌来自搜索引擎和广告行业,亚洲制造商则来自通讯行业。与营销和定价一样,专利诉讼也是一项斗争武器。

  科技行业诉讼频发还源于另外一个因素:从上世纪90年代起,美国专利和商标局便推出了一系列政策,鼓励企业申请专利。其中一项政策要求审查官在 拒绝专利申请后提交书面说明。自1990年以来,全美每年批准的专利数量已经增长了150%,从9.9077万项增长到24.7713万项。

  维利·史表示,令外界困惑的是:尽管在法庭上剑拔弩张,但苹果和三星很可能将继续维持供应链合作关系。虽然这两家公司通常都拒绝讨论彼此的关 系,但在去年的诉讼高发期,三星仍然为苹果的iPhone和iPad供应核心A5逻辑芯片。该产品由三星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的新工厂生产,处理速度 达到A4的两倍,后者同样由三星生产。

  除此之外,三星还为苹果第三代iPad供应重要的Retina屏幕。市场研究公司iSuppli分析师维尼塔·杰克汉瓦尔(Vinita Jakhanwal)本月透露,在LG Display和夏普无法满足苹果的苛刻要求后,苹果最终还是选择三星为其供应屏幕。“新iPad的屏幕对分辨率的要求极高。”杰克汉瓦尔说。无论苹果多 么蔑视三星的追随战略,它仍然极度依赖三星。

  激烈对峙

  就在科赫法官开玩笑说要给原被告律师送巧克力后的4个月,她又主持了另外一次听证会,原因是苹果提出一项动议,希望在美国对三星的三款手机 (Galaxy S 4G、Infuse 4G和Droid Charge)和Galaxy Tab 10.1平板电脑下达初步禁令。苹果声称,如果不禁售这些产品,该公司将遭受“不可挽回的损失”。

  “Android操作系统与iOS之间爆发了一场大战,”苹果首席代理律师、律师事务所Morrison & Foerster合伙人迈克尔黑尼说,“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还没有选购智能手机。一旦人们做出选择,他们就会忠于这个生态系统,今后还将继续在这一生态系 统内选择其他手机。”(根据市场研究公司IDC的统计,苹果去年第四季度智能手机出货量位居全球之首,达到3700万部,较2010年增长128%;三星 智能手机出货量为3600万部,增幅达到更为惊人的275%。)

  在初步禁令的听证会上,苹果通过4项专利来证明该公司的手机“绝对新颖”。除此之外,迈克尔黑尼还表示,iPad平板电脑已经“创造了一个全新的产品类别”。

  其中有两项专利涉及iPhone的外观。文件中涉及的专利都用专利号的最后三位数来代替,而这两项专利则是D’087和D’677。D’087 涵盖了“一款电子设备的装饰设计”,并附带了48个示意图。第三项专利是D’889,涵盖了一款平板电脑的视觉特性,同样只用了一些草图说明。

  第四项专利为’381,2008年12月23日获得,但并没有使用前缀“D”,因为该专利涉及的是功能,而非设计。该专利可以简称为“恢复原 状”(bounce back):当用户用手指将一张图片或一个文档拖出屏幕边框时,如果松开手指,该图片或文档便会恢复原状,重新填满屏幕。上文提到的三款三星手机和 Galaxy Tab 10.1都拥有“恢复原状”功能。

  Quinn Emanuel Urquhart & Sullivan合伙人、三星代理律师凯瑟琳·沙利文(Kathleen M. Sullivan)指出,在苹果的设备诞生前,就出现了各种各样与iPhone和iPad外观甚至使用方式相似的产品。她认为,苹果想将配备平滑表面和圆 角的长方形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设计据为己有,这不公平。

  科赫法官打断了沙利文的阐述,手拿着一台三星平板电脑和一台iPad,问沙利文能否区分这两款产品。

  “在这个距离上分不出来,法官阁下。”沙利文坦承。他们二人当时相距约10步。

  “好吧,我拿高一些。”法官说,“哪个是哪个?”

  最终,沙利文正确地辨认出iPad。

  “区分这两款产品花了很长时间。”法官说。她的意思是说,粗心的消费者可能会混淆三星与苹果的产品。是否会导致消费者混淆是判断专利是否被侵犯的重要标准。

  “法官阁下,”沙利文抗议道,“我无意冒犯,但我们俩站得很远,而且你遮住了商标……D’889专利涉及整个产品,但你并没有给我们展示背面。”

  科赫并没有下结论。但她认为,三星或许模仿了苹果,但苹果可能也模仿了一款由报业公司Knight-Ridder 1994年推出的产品,但该产品并未获得商业上的成功。

  “好吧,我接受这一点,法官阁下。”沙利文回答道。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,知道应当适时停止争辩。

  法官态度

  去年12月2日,科赫发布了65页的判决书,表意十分明确,完全可以当做法学院专利课程的教科书。“在担任法官前,科赫法官曾是一名知识产权诉 讼律师,所以她非常了解这些问题。”斯坦福法学院教授兼该校法律、科学和技术项目总监马克·莱姆利(Mark Lemley)说。

  科赫的判决只是临时的,她的中心意思是:苹果希望针对三星设备在美国下达临时禁令的申请,要等到今年7月对本案开庭审理并做出最终判决后再做决定。科赫既没有放任苹果的自以为是,也没有帮助三星打破苹果的光环。

  首先,科赫重申,尽管产品设计可以申请专利,但“受功能所限的”设计不能申请专利。尽管苹果拥有专利,但并不表示通过缩小智能手机的体积来提升 握感的创意归属于该公司。如果他们能够获得这种专利,其他企业就无法出售实用的智能手机了。与之类似,苹果也不能阻止竞争对手为了方便触控操作而采用大屏 幕,或是为了方便贴近耳朵而将听筒设计到设备的上半部分。

  在谈到“显而易见”的概念时,科赫对三星表达了同情,认为苹果所谓“震惊世界”的创新言过其实。她分析了日本夏普2005年6月6日获得的一项 日本专利,该专利比苹果的相关专利早很多。根据美国法律,国外专利可以被视为“先有技术”,从而否决美国专利。科赫用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档案中的一些示意图 对自己的观点进行了阐述,她表示,夏普的专利与苹果的D’087相似,也有圆角,屏幕与边框的比例以及扬声器的形状都很类似。她补充道,夏普的专利是一项 非常简洁的设计,普通人很有可能认为苹果的D’087基本与夏普的专利相同。

  科赫总结道:“三星承担了足够的举证责任,对D’087专利的有效性提出了实质性的质疑。”但最终结论需要等到今年7月的庭审时宣布。在这起官 司中,苹果有可能丧失一项最重要的知识产权。从实践来讲,该公司可能因为自己的好斗而付出代价,在今后的诉讼或交叉许可谈判中丧失筹码。

  判决书中的冗长专利法律分析可能会令外行感到头痛。科赫法官表示,假设法庭发现苹果的另外一项设计专利有效,三星的Galaxy S 4G和Infuse 4手机便有可能侵犯该专利。但她不会因此禁售这些手机,部分原因在于她认为侵权问题是一个“封闭式问题”,需要更多证据。她继续说道,将三星的两款手机逐 出市场将面临很高的误判概率。因此,她驳回了苹果的请求,允许三星继续在美国销售这两款手机。

  科赫对iPad的设计发表的评论令苹果更加失望。她仍然用了手绘的草图展示了1994年的一款外形粗糙的Fidler/Knight Ridder平板电脑,该产品是专为数字报纸设计的阅读器,与苹果iPad的D’889专利给人“基本相同的视觉印象”。“因此,法院认为,三星以‘显而 易见’为立场对苹果D’889专利的有效性提出了实质性的质疑。”她写道。所以,iPad的设计或许人人都可使用。科赫同样没有批准禁售三星Galaxy Tab 10.1平板电脑。

  或现转机

  但苹果并未气馁,而是又聘请了洛杉矶的Gibson, Dunn & Crutcher律师事务所,与Morrison & Foerster一同于今年2月发起了新的诉讼,指控三星最新产品侵犯了苹果的更多专利。此举随即引发了众多反诉和对反诉的反诉。科赫接手的智能手机和平 板电脑侵权官司越来越多,其他城市和国家的法院受理的官司同样如此。

  然而知情人士透露,苹果和三星高管最近就潜在和解展开了沟通。苹果CEO蒂姆·库克(Tim Cook)似乎并不像乔布斯那样一心想把敌人逼上死路。在库克看来,诉讼似乎是一种必然的邪恶,而非复仇之道。

  不过,苹果与谷歌之间的更大分歧远未解决,而且不仅仅事关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。尽管二者都在努力争夺移动设备领域的霸主地位,但却都在防范微软。而由于数字枢纽有可能将互联网和电视整合到一起,因此他们还有可能在这个新兴领域展开斗争。

  从短期来看,如果这些科技巨头能够坐到一起,起草一系列全面的交叉许可协议,最终交给会议室外等候的律师审核,那就可以节省大量的费用和精力。 桌面领域也曾经历过类似的法律大战,但最终也是凭借这种方法解决的。这种方案“仍然很有可能在这一市场实现,”斯坦福的莱姆利说,“但与此同时,这些企业 过去几年已经支付给律师4亿多美元。不知道他们花的这些钱能带来什么回报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